快捷搜索:

中国社会主义美术创作研讨会

展览是中国革命美术进程的缩影,具体以展览中十七年和新时期这两个最重要部分的作品来说,前者对时代与社会现实的表现比较直接,我们可以从《开国大典》、《血

中央美术学院的同志们这些年来主动承受了上述的种种矛盾,得到了特殊的锻炼,从而较快地进入了一种自觉的反思和沉稳的状态。展览中有一半以上的作品是新时期后五年创作的,且相当部分是年青人的作品.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大会上四位画家所谈的自己的创作思考.也是一个很好的说明。我觉得,中央美术学院这一趋向代表着全国美术界总的状态,预示着社会主义美术创作新的突破即将到来,召唤着我们为此而努力。

对待艺术这种精神领域的问题特别要慎重,留有余地。很同意刘曦林同志发言中所说的要反左防右,反右防左,在要转弯,两种观念又是对峙之势时尤其如此。过去在这方面我们的教训太多了。

这样的广度和深度面对西方的文化,面对两种意识形态,中外文化,以及传统与现代等相互冲突、碰撞所产生的种种矛盾,我们缺少必要的精神准备。正好这时,一大批年青人加入了我们的美术队伍,更使我们的承受力显得不足。然而,历史又要求我们必须去承担,因此就难免出现许多问题甚至错误。可以说,一方面是各种矛盾的出现影响和阻碍了我们对艺术所需要的探索,使这方面的有些问题至今未能真正解决;一方面对艺术的探索不断引发着各种矛盾,有时甚至十分严重,以至使我们当前不得不把主要精力放到这方面来。在重重矛盾中步履迈得艰辛,但毕竟是在前进。打个 不尽贴切的比喻:人们从温室刚走出室外,会着凉,感冒、甚至大病一场,但这是往更健康的肌体变化的必不可少的过程,不能因此而否定走出温室的选择,更不能因此而走回温室。加上这个时候国内工作的一些困难和失误,国际形势的变化使社会主义事业和国际共运处于低潮,更增加了我们的压力。对于社会主义美术家来说,这是建国以来担子最重的时刻。在分析新时期美术的是非得失时不能不考虑这样一个重要的背景。如果说它的成绩与问题都不小,哪怕好坏掺半,那么,从中国美术发展的总体来看,从发展进程各个阶段的不同任务、作用和相互衔接关系来看,矛盾的主要方面仍然应该是成绩。

的要求,两者都是时代使然。相比之下,后者有更大的难度。因为它必须与外来的文化发生联系接触、了解、溶化、进而创造,这是建国以来甚至是30年代以来我们第一次以

靳尚谊同志的发言进一步体现了基本构想,具有指导意义,主要有两点:其一,发言有较大容量。涵盖了当前美术界面临的重大而又复杂、需要解决而又至今未能解决的问题。有一定的理论高度,触及到不少实际矛盾。尽管还有待继续展开。但基本观点已经确立。其二,有较强的分寸感,是用辩证法,实事求是的态度进行分析,整片发言也呈现出它所指出的那种沉稳性。这种沉稳就目前来说特别重要。总结过去经验,还必须有这一条,就是

20世纪.中国美展是对中国革命美术的一次检阅,主办单位对展出目的、展示内容的构思,包括展出时间的选择,体现了一种历史的眼光,一种对建设中国社会主义美术教育的历史责任的自觉性。当前,美术界普遍进入了反思,通过冷静的思考和实事求是的分析,总结过去的经验,明确今后的路子就成了迫切的需要。主办单位,特别是中央美术学院果断地、主动地肩负起运个责任,十分难能可贵。也只有中央美术学院有条件、有能力这样做。

衣》、《主席走遍全国》等一批杰作中直接感受到新时代的脉搏,至今令人激动。这种直接,主要来源于社会的需要,特别是美术家对这种需要的高度自觉和饱满热忱。当然,这个时期的作品也反映了当时对艺术功能及规律比较简单的理解。后者对社会与时代的表现比较间接。这种间接,一方面是由于对艺术功能的规律的掌握,对作为文化的美术的理解逐渐进入较高的层次,另一方面是由于艺术家对社会的热情与责任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以至淡薄。两个时期作品的不同,都与时代的发展相关联。前一时期新政权的建立,新生活的开始为革命激情的引发提供了最好的基础,后一时期改革开放的到来,为艺术向高层次发展提出了迫切

本文由正版四不像图解特肖发布于本周精选,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社会主义美术创作研讨会

相关阅读